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张家口23死爆燃事故中的生与死:所有人都在喊快跑

2019-01-11 18:36:55
张家口23死爆燃事故中的生与死:所有人都在喊快跑 睡梦中的长途货运卡车司机秦兵,从刺耳的声响中弹坐起来。通过右倒车镜,他看到后面有摇晃的火。那是一团巨大的火球,从车后大约200米处往前快速移动。 只用了几秒,火球就吞噬了他的卡车。 爆炸导致车辆受损严重。李坤 图事后,他才知道,发生在河北盛华化工门前的这场爆燃事故,造成了23人死亡、22人受伤。过火的大小车辆有50台。 元凶是从化工厂气柜泄漏出的氯乙烯。一种易燃易爆的有毒物质,没有颜色,蒸气比空气重,能在较低处扩散到相当远的地方,遇火源即着火回燃。 那么多人死了,49岁的秦兵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活了下来。也许是几个微小的机会和偶然拯救了他:一个及时采取的步骤,一个不锁车门的决定,以及,停车排队的位置。 “赶快跑赶快跑” 28日下午五点左右,秦兵驾车从内蒙古锡林浩特抵达张家口盛华化工有限公司的门口。这段路程,用了一天多时间。 盛华化工的前身是张家口树脂厂,2015年经过产业板块重组,现属于中国化工集团新材料有限公司。公司主要经营聚氯乙烯树脂、烧碱、片碱等产品,是全国化工500强,张家口市经济支柱企业。因为生产和冬季取暖要大量用煤,厂里有一座60兆瓦的热电厂。 秦兵不常给盛华送煤,有时候配货跑到附近,就顺路装一车。那天,他赶到时,厂区里已经排了十几辆车在卸货。工厂外的车只能排队等着。长龙般的货车一眼望不到头,估摸有上百辆。南面的停车场里也停满了车。 盛华化工门前是一条新柏油路,双向六车道,非常宽敞。附近的村民说,进出盛华送煤、送原料的车辆来往不绝,常年占用至少一个车道——大车占道属于交通违章,村民向交警部门反映过,但“没似乎见到交警或哪个部门来查过”。《中国经营报》曾报道,张家口市、县交通局都认为此处为对方管辖,因此成了“三不管”地区。 爆炸发生地点周边建筑受损严重。李坤 图门卫给等候的车都编上了号。秦兵拿到的号码是6169,他前面的车排了大概200多米。通常卸完一车货多需要20分钟,秦兵估计,他至少要等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半。 这里偏僻,哪怕等上一两天,司机们也宁愿在车上等,隔三岔五去看一眼,放到多少号了,谁也不愿意被插队。 傍晚六点,秦兵和两个常一起跑车的朋友在饭馆吃完饭。八点左右,他有些犯困,脱了衣服,倒头就在车里睡着了。货车里开着暖风,在零下十来度的冬夜,分外温暖。 不知道睡了多久。一声巨响惊醒了他,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。他和另外两个跑车的朋友被吓坏了,没有时间做出反应。 第二声爆炸声旋即响起。只几秒钟内,火就涌了过来,包围了他的卡车。他感受到一股突如其来的冲击力,裹住他整个身体,头发也被窜起来的火苗烧了一片。他推开车门,从火里跳了出来。 零下十来度的室外,秦兵光着身子,穿着裤头,“啥都顾不上”,径直往前疯狂奔跑。手机,7000元现金,被子,衣服,热水壶,一样也没带上。 四周都是强烈的火光,过火面积差不多有篮球场那么大,向更远处蔓延。 所有人都在喊“赶快跑赶快跑。” 身后又响了两三声。秦兵拼了命地往前跑,向东的方向,跑了两百多米远。直到远离火海的运煤司机给了他一件棉衣穿上。他爬上那辆车,司机拉着他往前开,停到一片安全地带时,已经是凌晨两点。 秦兵用司机的手机拨通远在重庆的妻子电话时,她正在睡觉。他惊魂未定地报了平安:车子被烧了,人没事。不知道具体原因,火一下就冲了过来。死里逃生。 挂了电话,两个司机就待在原地,睁着眼等到天亮。 “漫长的一天” 凌晨一点多,李英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,告诉她丈夫岳平被送进了医院。没多久,有警察敲她家门。她快速起床穿好衣服,匆匆忙忙跟着警察赶往医院。 凌晨四点,茫然和慌乱中,李英在医院急诊室见到丈夫。见了一眼,没来得及多问,医生担心伤者感染,把李英拦在门外。上午,岳平被推出急诊室,住进烧伤科的普通病房。 解放军251医院烧伤科。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岳平也是送煤的货车司机。爆炸发生时,他试图打开车门,但车门紧锁。他用力撞开了门,光着身子逃命,没头没脑地跑了一公里地,直到经过一间工棚,好心人给他裹上棉衣棉裤。 他有些后悔,没听一起排队的朋友劝,先回家睡觉,第二天再来卸货。 普通病房里一共住了五个病人,22号床烧伤严重,其他几个烧伤面积在13%到18%。入院时,因不能确定燃烧物质是什么,医生的主要任务是观察岳平的呼吸道。 晚上九点半左右,李英换上蓝色的医用防护衣,被允许进入病房。丈夫暂时无需特殊护理,她可以帮忙简单地清理伤口,“活着就是幸运”,对她来说,那是漫长的一天。 焦灼不安的